關於部落格
先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推薦~連結自取~鞠躬!!
  • 491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7

    追蹤人氣

冰淇淋與豆腐乳

其實,我的「黑馬王子」和其他男孩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, 只不過,他喜歡吃甜食,這一點和我的喜好正好反過來。 「你為什麼吃這個!」認識半年之後,炎熱夏季開始.. 他抱著整桶的香草冰淇淋坐在我家的地板上, 一面吹冷氣、一面埋頭大啖。我忍不住尖叫起來! 「你喜歡吃甜食?!」 黑馬一臉茫然的看著我。「對啊,我很喜歡吃甜食。妳不知道嗎?」 我的臉色鐵定比牆壁還白,比被飛來菜刀挨到還驚慌。 「不可能的呀,」 我嚷起來。「你怎麼會愛吃甜食呢!」 「甜的東西本來就很好吃嘛!」他說著,用力向下挖了一大杓冰淇淋塞進嘴裡。 「妳不愛吃嗎?」 看他那種吃法,我忍不住抓起垃圾桶嘔吐起來。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久,越想越心煩... 我喜歡黑馬,所以應該也要接受他的喜好, 每個人都有自己愛吃的東西,黑馬不過是喜歡吃甜食,我也非常喜歡吃辣啊! 他不挑剔我愛吃辣的偏好,我又怎麼能挑剔他吃甜食的口味呢? 可是厭惡是必然的,我就是討厭甜食,而且討厭的非常徹底; 也許是我想得太多,但是兩個人在一起,總是難免會把自己的生活和對方混雜, 我實在沒有辦法去想像,自己的那臺小冰箱裡,裝進冰淇淋、巧克力的模樣, 那種感覺像是被入侵了,最討厭的東西居然這樣光明正大的侵入了自己的生活, 而且我還得被迫接受…?這真是太沒有天理了。 所以第二天,我決定找黑馬講清楚。 「……就因為我喜歡吃甜食?」 他的驚愕看起來非常合情合理。 「妳就因為這個原因要跟我鬧翻?」 「我不能容忍別人在我的冰箱裡放甜食,這是我的禁、忌!」我說。 「你只能在我和甜食之中選擇一個。」 黑馬的表情看來很複雜,他對我搖搖頭。 「這太突然了,妳讓我好好想想再說。」 然後他慌慌張張的走了,接連好幾天,我都沒有得到他的消息。 這樣短暫的分隔,是從來沒有的。 我很習慣每天和他見面、吃飯聊天, 就算是見不到面,電話也打得很勤快, 熱線說起來的時候,真要把電話機給燒壞了…。 一直保持緊密的聯繫,從來沒有互相冷落過對方, 也許是因為初戀對我們而言都是新鮮有趣的嘗試, 而且我們對彼此充滿好奇…; 總之,小別數日的感覺真得很糟糕,我有種被遺棄的悲傷。 那個時候我突然覺得,其實黑馬愛吃甜食的喜好, 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。 「總比離開他來得好。」我對知心朋友吐苦水。 他已經消失整整一個禮拜了。 「我覺得這是欲擒故縱。」我的朋友不屑的說。 「男人哪,沒一個是好東西。」 她剛剛和男友分手,說起話來非常毒辣。 「我也是這樣覺得,可是,」我說。 「他不在我真的快要發瘋啦!」 生活裡真的不能缺少這個人,那個時候我真正發覺他存在的重要性; 少了這個人,我的人生好像被某種利刃切割開來,四分五裂, 我快活不下去了,為什麼呼吸還能繼續? 「等過個幾天就好了,」朋友冷淡無情的告訴我。 「要是每對情侶分手都活不下去,人類早就絕種了。」 她說的沒錯。無論怎樣的痛苦,生活還要繼續, 每天都要上學、打工, 地球並沒有因為我和黑馬的分離而停止旋轉。 我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打工... 工資並不多,工作卻不輕鬆, 每天當我換穿上超商的制服時.. 都會有一種自己是在被社會壓榨剝削的感覺. 以前當我跟黑馬要好的時候,他總會在我輪班時來買東西, 我們嘻嘻哈哈的聊天、東摸摸西摸摸的混時間。 邊工作邊談戀愛,恁是怎樣的辛苦都不覺得了。 然而現在我覺得非常辛苦,真難過啊.. 每天每天,每一分鐘都彷彿永無止盡似的. 我的心情煩躁、痛苦綿延,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真正把他忘記。 我想忘記他,這樣也許會好過一些...可我也不想忘記他, 如果遺忘是件容易的事,當初我也不會那樣深的愛上他。 時間過去,黑馬真絕情,他好久不曾來看過我,一點音訊都沒有, 我原來以為這只是欲擒故縱的手法... 然而時間久了,也慢慢有種也許這就是結束的體認。 這讓我更難過了,我本還有些期待, 可是希望落空,雙重的失落。 這樣的傷心,讓我幾次躲在店面後頭擺貨品的小房間裡哭起來。 「該怎麼辦呢?」我又跑去跟朋友哭訴。 「他不會再回來了吧?」 「也許哦!」朋友正坐化妝台前,一筆一筆的畫著鮮豔的唇彩。 「妳就認了吧。」 「以後如果再碰到這種對象難道我也得以分手收場嗎?」 我一口氣急躁的問。 「就因為他喜歡吃甜食?」 「那是妳龜毛的個性使然啊。」 「我該怎麼辦呢?」我說著說著自己又哭起來。 「我不想再碰到這種事情了,現在想想自己有多蠢啊! 黑馬不過是喜歡吃甜食而已,我居然為了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而分手?這要我怎麼跟別人說呢?」 「妳真麻煩啊。」朋友有點生氣。 「以後我也會碰上同樣的問題吧?難道我得一直因為這樣的原因和男朋友分手?」 我問。「我只是討厭甜食入侵我的冰箱而已!」 「那就再去買一台冰箱啊!妳擺妳愛吃的,他擺他愛吃的。」朋友說。 「眼不見為淨,不就解決了?」 「妳說得太對了呀!」我跳起來,然後衝出去。 回到家的時候,我已經預備了一大套說辭要跟黑馬道歉.. 然後我會慫恿他買一台小冰箱回來,就和我的那個冰箱一樣大, 擺在客廳的位置,他高興吃些什麼就放些什麼,我絕對不會因為這樣而干涉他。 這樣想著,當我爬上樓梯時... 卻發現黑馬正坐在門口的樓梯上... 他又黑、又瘦,好像是長期過勞工作之後被虐待的黑奴一樣。 「妳回來啦!」他身邊放著一個中型的、看起來很重的紙箱。 「黑馬!」乍看到他我幾乎要流淚了。「你怎麼……。」 「這是我買的冰箱,以後我們就分冰箱放東西吧!」他說。 「為了這個,我還特地去工地打工了一個月耶。 妳看,買了冰箱之後還有餘錢可以買一輛摩托車了! 以後我可以接送妳上學喔。」 我馬上就感動的哭出來。他真是太聰明了! 我覺得自己比以前更愛他。 那天晚上我們決定要把自己的食物放在自己的冰箱, 而黑馬想吃甜食的時候,必須到後陽台吃去, 真正坐到眼不見為淨的地步。 達成協議之後,我們都覺得非常高興,於是互訴對方不在時的心情。 「我好難過喔,」我說。「我以為你不會再回來啦!」 「我會回來的呀!笨蛋哪!」 他說,為了自己的重要性而沾沾自喜。 「無論怎樣我都不會離開妳呀。」 我們像兩個白痴一樣的笑起來。 「對啦,剛剛我等妳的時候,幫妳代收了一份包裹。」 黑馬裝著自己的冰箱,突然想到什麼,他從門外搬進東西。 「蠻重的喔。」 「我媽媽送豆腐乳來!」我高興的跳起來。 「哇!太好了。」 「什麼?」他湊過頭來。「什麼好吃的嗎?」 「是我最愛吃的豆腐乳啊,我媽媽自己做的,」 解開包裝,三個玻璃罐裡裝著滿滿的白色方塊狀豆腐乳,摻著紅色的辣汁,非常好吃的樣子。 一股濃濃的發酵味冒出來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。 「哇!好久沒吃到了,我最喜歡這個了。」 黑馬好久沒作聲,當我抬頭看他的時候... 發現他正瞪大眼睛,用手捏著鼻子,一臉驚愕的表情。 「怎、怎麼啦?」我問。 「妳!妳!妳!妳為什麼會吃這個?」 他大叫,活像是被大象踩到腳丫。 「啊!妳居然吃豆腐乳?」 「配飯很好吃啊。」 我的心底當下浮起不好的預感,天哪!別又來了。 「你不喜歡吃豆腐乳嗎?」 「不可能的呀!妳怎麼會愛吃這個、這個呢!」 他揮舞著雙手大喊。 「我這輩子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吃豆腐乳啊!」 然後他神色驚慌的推開門,跑出去了。 哎呀! 再好的情人,也難免都有一兩項是對方討厭的。 我想等黑馬回來的時候,我們得重新更改協議了: 以後當他躲在後陽台吃甜食的時候,我也可以躲在浴室裡吃豆腐乳。 愛情哪,有時候還是要眼不見為淨呀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